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文学云作家报云朵儿
注册申诉:xianchangbao@126.com云朵儿云朵儿

西湖是古代文人墨客的聚集地,那么最早的西湖又叫什么?

2024-2-12 10:05| 发布者: 柳泉| 查看: 70| 评论: 0|来自: 经史子集说长道短

摘要: 唐宋文学中的西湖,易言之,原为抒情达意而生的文学作品往往亦能成为我们了解一时代特征的绝佳窗口。西湖之所以自唐宋以降著名于世,自非仅因以上所述。有学者指出,中国城市之历史遗迹之所以少见,并非缺乏建筑技术 ...
 唐宋文学中的西湖,易言之,原为抒情达意而生的文学作品往往亦能成为我们了解一时代特征的绝佳窗口。
西湖之所以自唐宋以降著名于世,自非仅因以上所述。有学者指出,中国城市之历史遗迹之所以少见,并非缺乏建筑技术与材料,而是因为经由文学更能够缅怀过去人类的伟大时刻,并且宋代文化并不乏适合的文体以供骚人墨客抒发情感。

《西湖志》称自唐宋以来,「而贤达胜士,谈名胜者多艳称之,则夫传胜事于武林,探其踪于灵竺,斯亦征文考献者所必及。」可见得西湖在文学上始终是个令诸多骚人墨客无法忽略的对象。加上南宋定都于杭,西湖更为宋代文人流连忘返之地,因此以西湖地区为对象之题咏作品更是大量应运而生。

北宋时著名的处士林逋隐居于西湖孤山不出,二十年不入城市,足迹踏遍西湖周围地区,也因此其诗作有不少便是在游赏之时所留下的。
除了以西湖湖区为对象的诗作外(如〈秋日西湖闲泛〉、〈西湖舟中值雪〉,〈北山写望〉,〈中峰〉与〈中峰行乐却望北山因而成咏〉则描写了他在西湖西侧南北高峰一带山区游赏时所见之景色,而〈西湖泛舟入灵隐寺〉与〈和运使陈学士游灵隐寺寓怀〉二诗也说明了他的确曾至该寺。至于位在「余杭县南一十八里」处的大涤洞霄宫,亦为林逋曾游宿之地,而留下了〈洞霄宫〉与〈宿洞霄宫〉二诗。又如南宋末年董嗣杲之作《西湖百咏》,乃是因其生长于杭州,「与山水为忘年交,凡足迹所到,命为题,赋以唐律,然皆自得意寓,叙实铺写。」累积成书。

然而,文人之游山玩水当不必只身独往。著名的杨蟠便曾与诗僧惟晤、契嵩共游北高峰与三天竺一带,「明日乃邀宿灵隐。又明日,如天竺,遂宿于天竺也。」可见这是一次时间较长的游赏活动。而「三人者,游且咏,的诗三十六篇」,乃集结而成《山游唱和诗》。而南宋的陈造(1133-1203)则有〈游山记〉一文,描述他与山阳陈德美、显教僧华及其幼子同游西湖南山处,「黎明策杖出钱湖门,入刘氏寺,遍览其胜处。渡慈云岭,窥易安斋,酌虎跑、真珠二泉,登六和塔,北访石屋,阅象鼻岩,入烟霞洞,徙倚于清心阁。晚宿于延寿小庵,坐于龙井石上,日已西,自曲院买舟以归。」
上述这些文人的游赏活动使得他们得以直接领略湖山之美,则当然不会不留一言一字以表达其面对西湖美景时的感受。陈造称「西湖山水,秀丽甲天下,宜春宜晴宜觞咏」,实正说明了宋代文人之游赏与其西湖题咏作品间最直接的关系。

除了因文人游赏于西湖山水之时而产生的诗词创作外,宋代文人在西湖地区宴集酬唱之际,也是西湖诗词大量产生的时刻。就中最突出者,当属宋代文人所成立之诗社在西湖地区的种种活动。
诗社乃文人士夫所结成之社团,而以其诗词作品相互酬唱应答为其主要活动。《梦梁录》称:「文士有西湖诗社,此乃行都搢绅之士及四方流寓儒人,寄兴适情赋咏,脍炙人口,流传四方,非其他社集之比。」《都城纪胜》则称:「文士则有西湖诗社,此社非其他社集之比,乃行都士夫及寓居诗人。旧多出名士。」又清代周济(1781-1839)所作《介存斋论词杂着》称:「南宋有无谓之词以应社。」则似乎文人结社风气在南宋已十分兴盛,因此在《梦梁录》及《都城纪胜》中所提及的西湖诗社,所指应是在南宋时期,或同时、或前后存在于临安的若干诗社,这些诗社并非有意冠名为西湖诗社,只因西湖乃是这些诗社的主要活动场所,故习惯地以西湖诗社相称。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